<big id="hffhh"></big>

          <pre id="hffhh"><ruby id="hffhh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            往事钩沉 | 历经寒霜香自来

            2022-10-09 10:42:33  来源:掌上张家界客户端  作者: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          文/周美蓉

              1985年冬,那天是星期六,太阳有气无力的很不高兴。上完三节课,吴三才一行四人踏着中午的暖阳,在吴富远校长的带领下,到茅溪水库里面的山上去砍柴。这里位于鸡公山主峰下,因地势惊险恶劣,故称"半边吊猪"。其水系复杂,有暗流阴河穿三家馆鸭坪茅岩河大瀑布下。古时是放排汉惊魂恶梦之处,时常有排古佬在此丧生,也不知有多少牛羊在此失足而亡,被当地人视为“鬼扯腿”的恐怖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茅溪水库,50多米深,乍一看,犹如一个巨大的吞口,使人望而生畏。

              借来一只渔船,吴校长和覃国平划着船儿把他们渡了过去。四人一改往日为人师表的书生意气,像剽悍樵夫,攀爬滚荡,叮叮当当,砍伐捆绑,干净利落。一个下午,四人砍了千多斤柴,全部盘到水库边,等待用渔船转运。眼看天要黑了,决定分两趟运过去。吴三才和符兆南是两只不会游泳的山螃蟹,由吴校长和覃国平划桨运送。柴装好后,符兆南先坐上去,第一趟安全送达对岸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来,他们将剩下的柴全部码上船,加三个人,明知已超载,但他们只想侥幸一搏。那时生活苦,一天只吃两餐饭,加上一下午的体力消耗,早已饿得饥肠辘辘,一心只想快点回校吃晚餐。吴校长和覃国平在前面划船,中间的柴码得老高,吴三才坐船尾,有些心惊胆战。船快划到水库中央,这时天气陡变,突然刮起大风,刮得周围树木鬼叫般作响,刮出阵阵惊涛拍岸的啪啪之声,船也随之摇晃起来。这一摇晃就完了,中心失衡,突然一个釜底抽薪,似乎被一只巨怪的手“啪”一巴掌,船打翻了。吴三才被甩了出去,秤砣般掉下水里,嘴巴紧闭,眼睛睁着,眼前一片阴森森、蓝幽幽、绿莹莹。仿佛坠入深渊,置身虚幻、空旷、玄冥之境,三魂渺渺、七魄悠悠向阴曹地府飞旋,好像还听到判官在吼叫。

              生死攸关,危亡之际,吴校长和覃国平似天兵天将潜了下来,从黑白无常的勾魂锁链下劫住了吴三才。他俩左右夹击,拽着他两只胳膊“刷拉”冲出水面。他的三魂七魄终于复位,仰面朝天喘出一口长气,任由二人摆弄着向岸边游去。吴校长和覃国平水上功夫了得,他俩早已脱掉身上的长衣长裤,如“浪里跳”似“水上飞”,又如“黑白水陆双煞”,吓得“水妖鬼怪”四处逃窜。两人夹着吴三才,像两只海豚,乘风破浪,劈开一条水路,向前,一直向前。离岸100多米,带着他这个七尺汉子,实在不容易。累了,踩水休息一会儿,接着又劈波斩浪,与饥寒搏斗,与死神较量,继续前进,拼尽全力,终于在夜幕降临时游到了岸边。等在岸上的符兆南老师,一直在喊:“我在这,向我游来!”赶紧搭把手将吴三才拽到岸上。上岸后,三人瘫倒地上,喘着粗气,冻得疟疾似的颤抖。吴校长和覃国平给了吴三才二次重生,深感,回到人间真好。

              这是在柏家村小学教书时,22岁那年,在茅溪水库经历的一场生死劫。此事已过去32年,至今想起,仍然令人不寒而栗、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1978年,15岁的吴三才高中毕业,那时九年制教育。毕业后,在家当了3年农民。1982年2月,参加民办老师招考,他有幸考中。农村孩子,能考上民办老师,比当选驸马爷还兴奋。1983年2月,他带着行李,怀揣梦想来到马口村小学三年级任教。5个年级5个老师,1个公立4民办,教课各自全包,个个都是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生活上一切自备,兴园种菜、挑水捡柴、煮饭炒菜,人人都练成“红案、白案”神厨。那时没有电灯,晚上备课都用马灯、煤油灯照明。为了省钱,吴三才用蓝墨水瓶自制煤油灯。将瓶盖中间打筷子头大个孔,用牙膏皮(那时牙膏皮是铝制品)卷成灯管,一条棉纱或布条就是免费灯芯,插进瓶盖孔,于是,他就有了一盏小巧精致的煤油灯。有它相伴,他的青春不寂寞,他的教案丰富多彩。因为它,陪他度过了多少难忘之夜。

              1984年,他调到柏家村小学,依然是三年级全包老师。学校有覃国平、符兆南、吴富远三个同事,吴富远任校长。那时民办老师工资低,每月由国家发19.5元和政府从“三级提留”(乡、村、组)款发19.5元,总共39元。最苦恼的是“三级提留”款,不能及时兑现,经常一拖再拖,几年才兑现。但这些困难,丝毫不影响他的教学热情,在认真教学的同时,春天,带学生到十多里以外的茶场采茶。秋天,带学生到柏家村满山遍野捡茶籽、捡桐籽,利用勤工俭学创收增效,为维修学校、添置教材提供了基本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吴三才在柏家村小学工作7年,自从有了孩子后,生活的重担工作的压力,使他更加劳累和艰辛。妻子是农民,又要带孩子、做家务,还要忙生产。他只能学校、家庭两边跑。他家与学校中间隔条河,自从经历茅溪水库翻船一事后,他摘掉了“山螃蟹”的帽子,把自己练成中流击水的游泳健儿。1987年5月份,妻子生第二个孩子,他白天教学,晚上赶回家服侍月婆子。每天傍晚,用箩筐挑一担衣服、尿布下河洗,经常洗到星星眨眼才回家,第二天一早又要赶到学校。平时还好,遇到涨水,河上没桥,要游泳过河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河里正涨大水。都说艺高胆大,但他面对滚滚洪水,不是胆大,而是一种责任使然,因对岸的学生等着他上课。虽然自他感觉水性不赖,但看着“惊涛来似雪,一坐凛生寒”洪水,心里不免有些紧张。清早,他来到河边,脱下长衣长裤,一手拿衣服,一手游泳,以自由泳的姿势向河对岸游去。身体在波浪上起伏,如果稍有不慎,随时都会被洪水吞噬。他没有闲庭信步的沉着,只有奋力拼搏的顽强。谁知刚游到河中心,由于水太大,一个狂浪劈头盖脸将他冲走,在湍急的洪水中连翻了几个滚,差点被卷走。吓得灵魂冲出天灵盖,在洪水上空盘桓。他急忙扔掉衣服保命,使出浑身解数奋力一搏,扑腾到稍缓水域,斜着向下游岸边游去。一路战恶浪,搏激流,排艰险,折腾了近两百米,在一棵柳树下,终于得已登岸,那出窍的灵魂终于又回到体内,一路惊魂未定的来到校门口。

              吴三才身上只穿着一条湿淋淋的短裤,狼狈而尴尬,这样走进校园显然不雅,急忙到附近百姓家借一套衣服穿上,才走进教室上课。

              不经寒霜苦,安能香袭人?他投身教育事业,短短四年,分别在22岁和24岁,遭遇了两场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劫难,但都没能撼动他教学的决心,仍然是一片丹心,满腔热情,用坚强和执着、用真诚和辛劳、用慈爱和勤奋,在教育阵地默默耕耘、无私奉献,用自己的双手为学生托起明天的太阳。

              每次全乡统考,他教的班级成绩优异、名列前茅。1988年,全乡统考,他教的三年级排列榜首,他因此获官坪中心联校颁发的荣誉证书和10元奖金。1994年,他升调到官坪中学教初中一年级体育。每天早迎朝露晚披月辉,带领学生出操、跑步,训练各种体育技能,把初一的体育事业开展得轰轰烈烈。1996年,参加大溶溪区田径赛,他们代表队取得总成绩第二名的好成绩。1997年,他被提升九家坪村片完小校长。该校六年制教学,有200多名学生8个教师。在此他放开手脚开展工作。一抓教育改革,二抓教学质量,三抓内部管理,四抓学生纪律和学习自觉性。这样一来,学校师生面貌和学校各项工作发生了质地变化。1999年,全乡“内部管理工作现场会”在九家坪片校召开,他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,向各位同行介绍经验,为官坪乡教育事业树立了一面旗帜。

              2001年,领导将他调到官坪中心完小,又成为一名体育老师。他以顽强拼搏、踏实肯干的务实精神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一致好评。2004年,他被提升官坪中心完小政教主任。2007年,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至此,他的人生收获了无比辉煌的精神财富。


          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            举报此信息
            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
            亚洲日本ⅴa中文字幕久久

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hffhh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hffhh"><ruby id="hffhh"></ruby></pre>